• 相关文章
  • Top 10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推荐阅读
  • Top 10
  • 暂无内容

北航学生赴德国斯图加特大学交换学习心得(五)

    初到德国内心里那种奇妙得不得了的感觉在再努力镇定的脸上都要浮出一层喜色来。每一个拖着自己一半体重的行李箱的姑娘安安静静地坐在S-Bahn的座位上,相互倚成一个圈。那是个在似乎永恒着的黑夜中往西飞行17个小时后多了六个小时的四月一号,我们降落在欧洲大陆上,面朝波罗的海。我们的面孔和装束在这辆火车上引起了不少侧目。但我想比起他们可能是我们更加好奇,好奇车窗外绿色的树丛、一排排小小的彩色别墅和泛蓝的天空,好奇我们将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国度度过怎样的一个学期。
    斯图加特尽管是巴登符腾堡州的首府,乍眼之间也断然不能用繁华这个词语形容的。国王大道都不能。我想德国人挺懒的,这些建筑这些广场都用了多少年了,也许是换了种方式,也还在用。(国王大厦现在是一座购物中心。)虽然这些建筑大多数在二战中被毁坏,并在二战以后重建起来,但不能阻碍它们在城中心散发出胁人的历史感。但斯图加特也是富有而现代化的,要说德国南部的工业城市,仅次慕尼黑的就是它了。在这座“骑乘在速度之上的汽车城”中,诞生了梅赛德斯·奔驰、保时捷、迈巴赫和甲壳虫,是名符其实汽车的故乡。扎实的现代工业是这座城市持续发展的动力马达,为目之所及的稳定与祥和提供着坚实的物质基础。走在德国的大街上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是在生活。这座国际化的城市用它一贯的包容性和悦友好地对待着它的每一个公民和访客。突然来到一座全然陌生的城市,可以说我从未感觉到自己有过突兀的不适。好像这城市中白日间全部的繁闹熙攘、日落后尽数散去的脚步与假日来临气息微弱的国王大道,自来就有我的位置。似乎在每一天,王宫广场宽广整齐的草坪上都躺着下午金金黄黄的阳光,躺着一些闲话和无所事事,躺着小狗和它穿背心皮夹克的女主人。满地摇摆着肥胖的鸽子,受惊了也只是加紧颠个几步,偶尔才飞。喷泉第二层下的四个雕塑在躲雨,插着翅膀的松石绿色的国王威廉一世在那样高的纪念柱上俯视他的子民们。大街中央常有水平不错的街头音乐演奏,欢乐的手风琴前可爱的小孩兴奋地拍手,而他更可爱的老爸蹲在婴儿车的面前用那小小的沙锤敲击着节奏。而我从这一切身旁匆匆路过,因为等下Markt Halle对面面包房的草莓蛋糕就要卖完。
    这是我上课的日子里每天必经的道路。每一天都要走过斯图加特的心脏。有时早,商铺都还关着,上早班的人们三两快步走着。一些店铺在进货,绕过地上那些大纸箱,迎面而来三个一身西装裤的男士在优雅地交谈着什么,擦身而过却不小心让我看到其中一个双肩包上晃着咧嘴的小黄人。有时日头已高,演讲家、乐队、各种自发组织都已经活跃起来,很多次都有宣传单毫不犹豫地伸到我这个外国人的面前。还曾经遇到过几回抗议性质的演唱会和规模极大的游行,每个人都在自由地表达着,有人听,有人跟随,当然也会有人在嘶吼的舞台下神情漠然地呼出一口烟。晚上商铺结束营业的时间基本在八点,此时虽然天色尚早,但人群在这之前就已经在慢慢稀薄了。行人又在匆匆,生意人不再抓紧做成最后一笔买卖,归去的人们大包小包。暮色入侵,凉意渐袭,斯图加特在店铺不夜的灯光中早早合眼。我在学校的每一天也是规律的。除周四是三节以外基本上每一天都有两节课,上下午各一节,所以中午我并不回自己的公寓。上完上午的课后去午餐,食堂人也不少,大家像国内一样排成一队,撞上餐点队伍能从二楼的窗口沿着楼梯蜿蜒到一楼食堂门口。虽然是单方向的自助取餐,但可以提前在楼下看到今天所有菜品的陈列,速度也挺快。还有另外一边是完全的自助,只用一个盘子最后一起计重。不知道是因为觉得新鲜还是太饿,我真心喜欢斯图大学食堂的菜。为你刷卡的食堂阿姨会祝你好胃口。
    大学里不存在在某个时刻尤其集中的人流,一直都有人在走着。中午走在安静的校园,人其实也不少,不过各有各的事情要做。草坪在正午的阳光下舒展成薄薄的绿色,像一个面带暖意的邀请,德国的学生们在上面无所顾忌地午睡。两个高大的男生在远处玩飞盘,公园椅上扎着脏辫的黑人姑娘和金发的同伴讲话。我一般在午休时刻去图书馆写作业或者自习。图书馆有可以讲话的讨论区,也有电脑室。德国的学生会把书包寄存在一个地方,再把会用到的书本文具放进一个手提篮里带到座位上去。惯常的座位左前方的视野如此开阔,大开的窗户把微风摇碎的绿的黄的淡棕的树影放进来,安静的空气中有带气的矿泉水瓶被拧开时的声音,我再把自己灌满水的白色水杯摆在木制书桌上。走出校园也有各种各样丰富的活动可供参与。德语角汇集着世界各地学习的德语的不同人,做什么工作的都有;校园里翻飞着各式主题的趴体的宣传单,有时食堂的饭桌上也会有;如果选择了某类课,还能和各国的同学一道,去斯图的历史博物馆感受一座城市历史脉络的伸展蔓延,去奔驰博物馆看世界上第一辆汽车到底是什么样子,去剧院观看一场引人发笑又诱人深思的当代剧。如果有幸拿到音乐节或者演唱会的门票,那就放下一切带着热情和疯劲和周围那些摇头晃脑的德国人一起站在震耳欲聋的场馆中央热汗一场吧。
    斯图并不缺少可去的景致。夏半年到来,郊外的天空常常都是满眼放晴。艾斯湖平静地泛着金鳞,绿树草丛层层叠叠围起的湖水从脚下的岸边蓝到那头。游船驶过水面,一只大狗一个猛子扎进湖中。岸边的草地有许许多多的麻花鸭,脚上捆着追踪器,一刻不停地埋头啄食着,它们也很乐意亲近游人。再往远走有一处极大的草坪,小小的野花白瓣黄心,纷落其间。大树顶着一头不成比例的繁枝茂叶给晒得泛白的草坪一处可供游人席地而坐的凉荫。骑行队通常都是全副武装,呼啦啦穿过你身边。周末的傍晚数够174级登上Killesberg那座最高的旋转塔,斯图加特就那样横卧在青色的穹顶之下,地平线模糊在视野尽头,白鹿聚院那样整齐。背后一带长长的浮云镶在天空,金色的太阳还堂堂亮着,高处劲风一抖,六月的天里一袭凉意。或是啤酒一瓶静静坐在酒庄的露天阳台上,一把浓郁的树荫从头顶撒到脚边。飞鸽的黑影盘旋钟楼,夕阳被彻底吞噬干净后,薄荷味的烟草燃在透蓝色广阔无垠的清凉中,散成隔壁座椅的无关之事。在黑夜来得彻彻底底的凌晨从Frühlingsfest逃到之外的大街上,和用中文大叫着你好、满脸雀斑的德国小姑娘自拍,跑过喝到双目失神神经兮兮的上班族身边,在嘘声中以近乎凛然的态度拒掉一群青少年递来的香烟,跨过纵横的地铁轨道,跳上灯火通明的地铁,一路驶向睡意沉沉的市中心。初来德国整洁的大街上那种近乎于静穆的寒冷刮满了四月那个幽闭的复活节,而我心中留下的是大雨之中为我们敞开的那一间跆拳道教室里暖气的温度。那是第一天,我们遇上晴转雨转冰雹的天,戴眼镜的男老师穿着跆拳道服,笑着邀请我们进门躲雨,教室里那张黑色的小脸好奇地朝向门边。我想这个开始,就是一个故事再好不过的引言。
    如今那段经历已在热泪中永远停在挥手的最后一幕。过去的一幕幕涌入脑海,一些关于斯图,另一些不关于。一些甚是美好,一些要我说已经忘了。而这一切都不会是我一个人一座城的故事,很遗憾不曾讲给一起经历这段难得岁月的朋友们,也很遗憾在这里只给这张欧洲的地图画了一个小小的斯图的圈。感谢北航亲爱的老师们给了我们如此珍贵的机会,感谢同行的伙伴在艰难的初始时刻搭在一起的肩膀,也感谢仍身在斯图加特或曾相识于斯图加特的朋友们诚挚的帮助。感谢这段光阴在我生命中的存在,让我的生活打开了更广阔的格局,教会我大气和勇敢,教会我感恩和珍惜。

    文/王珂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