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关文章
  • Top 10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推荐阅读
  • Top 10
  • 暂无内容

清华大学外文系生安锋教授来我院讲学

    20181120日晚19:00-20:30,清华大学外文系博士生导师生安锋教授应博士生导师田俊武教授的邀请来我院讲学。生安锋教授是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后、中美富布赖特高级研究学者、美国国家人文中心访问学者。现任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已入选2010年度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2年度北京市中青年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计划、福建省“2017年闽江学者特聘教授。并担任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会员、国际比较文学学会会员、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学术咨询委员会委员等。生安锋教授是《文学理论前沿》副主编、重要国际学术期刊(A&HCI来源期刊)Neohelicon客座主编(co-editor)(第34卷第2期,2007)、国际期刊CanadianSocialScience(加拿大社会科学)编委、评审人(2012--2015)、国际期刊Review of European Studies(欧洲研究评论)评审人、中文期刊《世界文学研究》编委、审稿人。多年来主持多个国家级课题,出版学术论文、译文等四十余篇。生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英美文学、当代西方文论、比较文学、文化研究等。

    生安锋教授本次讲座的主题为“霍米·巴巴与后殖民主义理论”。首先,生教授对后殖民主义理论的历史发展及重要作家作品进行梳理,提出后殖民主义理论与人权、民主、政治具有紧密的联系。他认为霍米·巴巴是一位具有诗人气质的文学评论家,其关于文化、认同以及民族的理论著述在全球文学界、文化界和艺术界都产生着巨大影响。

    随后,生教授为我们提出了霍米·巴巴后殖民理论中的4个重要观点。第一个观点是“第四世界”,生教授认为在巴巴的眼里,一切文化现象都是从一种后殖民中所谓“第四世界”流散者的眼神中看到的,这种眼神透露出一个惊弓之鸟对尚未结痂的伤疤之悲惨的记忆与回味,透露出对“主人”不义之举的怨怼与幻想式的期盼,更透露出对“主人”文化模式整体的意图性颠覆与反叛。第二个观点是“第三空间”与后殖民理论的关系,他认为作为他者的空间第三空间是空间差异结构的呈现和增强。其批判的目标是欧洲中心主义、文化帝国主义以及东方主义的地理想象。在重新定位种族性、时间性和现代性的过程之中霍米·巴巴着重阐发了第三空间概念。他的策略,是背靠文化差异,将自己放置在具有差异性的界限位置。从文化差异书写之中,巴巴引出杂糅性hybridity)的观念,并将它放置在作为他者的第三化范型之中。以此杂糅性筑构起反抗本质主义、解构文化帝国主义以及挑战单一现代性话语的第三空间第三空间之存在,既非内在,亦非外在,既非殖民世界,亦非被殖民的世界,而是一个比内在/外在、殖民/非殖民二元对立范畴更古老的本源。因此沉入对第三空间的探索,即可规避极端主义的政治,而将后殖民世界表现为一个弱势声音的世界。在第三个观点中,生教授提到后殖民主义理论中的文化认同和文化身份问题。在后殖民主义的身份构建中,巴巴推崇“双重身份”,这个双重身份,不是说有两个身份,而是指出身份协商的重复性,及其连续的重复、修订、重新定位。生教授认为正是这种双重身份使少数族文化能站在边缘位置而看清主流社会,少数族文化就像桥梁,播种下“世界大同”理想的种子。少数族文化的理想是世界主义,即民主的国家、负责任的世界公民、尊重自己和他人的人权、不视他人为异己。第四个观点中,生教授谈到“世界主义”,他指出“世界主义”是霍米·巴巴的理想,在巴巴眼中印度城市孟买充满多语言、多文化、多宗教,是新世界主义的雏形。印度的殖民性和后殖民性特质使其具有新世界文化。1990年后,后殖民主义使少数族文化有了一定的文学地位,其中包括亚裔文学、非裔文学、女性作家文学等。近年来,霍米·巴巴比较关注全球化问题,例如少数族的公民权问题、叙述权问题等。他主张尊重文化差异,反对多元化主义,提倡不同民族互相依存的状态,关注全球化是否给被压迫的民族带来益处。

    最后,生老师把后殖民主义与我国经典文学作品相结合,指出老舍的经典作品中,其实也存在“大同主义”和“世界主义”,为我们进行比较文学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视野。